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彩库宝典 > 动静多态 >

抑郁症患者可能自愈吗?

归档日期:04-24       文本归类:动静多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总说抑郁症是心理的感冒,像感冒一样常见,像感冒一样莫名其妙自己就好了,但也像感冒一样,如果太严重,可能会引起别的并发症。但是我们没有像应付感冒一样,有足够的经验去应付抑郁,没法衡量现在的症状是轻是重,是应该自己调整还是严重到需要求助于医学,所以这里附上一张图表,有抑郁情况的小伙伴对照寻找合适自己的处置方式,切莫讳疾忌医。抑郁症如果长期严重发展,是会改变大脑结构的,而并非只是“心理有点问题”这种好像自己认知有毛病的原因,且若干身体疾病亦会引发抑郁,(因为思维来自于大脑,大脑是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大脑受身体状况影响,思维和心理因此也会受到影响。)所以除了关注自己的心理状况,还要警惕是否身体不适,即使做相关检查排除疾病。

  现在是2016年5月18日,距离我写下这个回答已经有一年多了。这一年多来我终于完成了大学学业,成绩也还马马虎虎,在那之后没有再挂过科,没有到极端的低谷过,有一直学习一些新的心理学、神经科学等相关,有很多新的思考。

  写下这个答案之后,我收到一些知友的求助,在有空闲的时候尽我所能地回应,希望我能提供一些帮助,因为我经历过同样的痛苦。

  因为在新的学习中有很多新的想法,比较杂乱,不容易整理出来,所以我想从现在起,把对一些知友求助时候比较长的回应写成文章,有可能你经历着提问的知友同样的困惑和痛苦,里面有一些我新学到的东西,也许我的这些想法能带给你新的思路,感兴趣不妨看看。

  =================我是旧文分割线================

  我认为是可以的,也说说自己的经历希望能有帮助,虽然我自行寻找心理学书籍,搜寻信得过的医生求助过。

  首先我外婆和妈妈的性格跟我类似,也有一点这种倾向,所以我觉得我发生这个情况也有一部分基因的原因;很长一段时间——大概8、9年——我都在一种迷惘的、感觉禁锢的、相当孤独而不能平静的心情当中,当我在并不喜欢的国外熬到第四年的时候,这种状况开始变坏,以前可以算是比较优秀的学生,但是从我不注意的某一天起,我开始逃课,不交作业,不去记考勤的自习,最后没有考期末考试,然后,我挂科了。

  那时我开始了能意识到的自我厌恶期,我一边放纵自己的不靠谱,一边谴责这样不给力的自己,乱七八糟的自我怀疑和否定压垮了我,半年后,我无法正常独立生活了,更不要说学习。我整天整夜地躺在床上大哭,内心充斥着无尽的虚无,毫无活力,无法对任何事情产生兴趣,包括自己的生命。

  在这之前我曾读过《遇见未知的自己》,虽然里面很多内容并不让我赞同,但我学会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技能——关注自己的情绪,审视自己的思想和感受。它让我跟深层的自我产生连结,使我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然后求生的本能可以开始作用,让我去寻找让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方法。能够发现问题与寻求解决方法和帮助,我认为这是自愈能否开始的至关重要的一步。后来看了更多心理学相关书籍和资料的我明白了人最大的痛苦来自于与自我的分裂,而以观察者的角度关注情绪和思想使我能够与“她”短暂连结。

  那时我只是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并且觉得不能再扛下去了,我认为自己需要散散心,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环境的关系。休学半年的时间里我走了几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拍了漂亮的照片,在家人朋友理解和不理解的关怀中,暂时忘却了烦恼。我以为这就是我的自愈了,我又活过来变成“优秀的我”了。

  但当我重新置身于令人压力巨大和有着熟悉的烦闷的大学环境中,相似的问题接踵而来,状况再次迅速恶化,那个不能完美自控的自己、令他人和自己厌恶的我、暴躁的拖延的不善交际的人,多么恶心。这些问题从来没有解决过,我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成为令自己讨厌的人,旅行根本什么也没改变,我意识到自己只是逃开了,以为问题是环境的,却原来都在自己身上,我并没有正视它,我为自己找了大家都会说的理由,我以为那就是真实。状况很快一发不可收拾,我不得不再次休学,也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我需要为自己的问题和痛苦寻找答案。

  我想这就是关于自愈的第二点,正视所有的问题,问自己它们是什么,从何而来,且只关注问题本身,不是一味聚焦于它们所带来的不良好感受。

  这一年里,我看了更多的书。但让我真正发生转变,如涅槃重生般“活”过来的,是底下这段话——

  我通过我的灵魂与肉体得知,堕落乃为必需。我必然经历贪欲,我必然去追逐财富,体验恶心,陷于绝望的深渊,并由此学会去抵御它们。学会热爱这个世界,不再以某种欲愿与臆想出来的世界、某种虚构的完善的幻想来与之比拟。学会接受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热爱它,以归属于它而心存欣喜。

  “某种欲愿与臆想出来的世界”“某种虚构的完善的幻想”,这正是我的问题所在,也是很多人的问题。不接受自己,不接受不那么好的、有着众多缺点的、不能达到自己和别人期望的自己,所以自我厌恶,所以觉得别人总不喜欢自己。同时我也在否定这个世界,同许多人一样,以为自己认为的即是真实,为不合意的事情感到愤怒却不自知,不能宽容于与自己相悖的存在,哪怕相悖的那个存在包括自己。

  再后来我又看到一句话——“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我开始以全新的眼光去看待世界,没有优劣,只是看到它们的存在本身,以所有我能想到或想不到的方式,思考它们存在的意义。比如有些人动作慢,他可能更加从容和谨慎,但容易错失良机;有些人性子急,他可能更焦躁脾气更不好,但他有很好的行动力。深刻地观察身边的所有,寻找他们的两面性,从内心真正理解存在即是存在,它有存在的意义,必先全然地接受它们的存在本身。

  这是自愈的第三点,完全地、毫不强迫地、自然地接受所有,认同它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热爱它,以归属于它而心存欣喜”。所有里包括自己。肯定自己的优点——它们并不因为不一样的环境、面对不同的人、有其他缺点而消失,它们一直在你身上;接受自己的缺点——承认那就是你的一部分,它并不羞耻,它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一样有存在的价值,甚至你以为是缺点的东西,只是因为评价的出发点不同。不,甚至不应该分优缺点,只是特质,因为基因、环境、成长经历等等的不同,赋予了你一切所现有的特质,这就是你。

  接受了自己的我,仿佛放下了一切沉重的担子,很多问题变得迎刃而解,整个人像突然间可以飞起来般轻盈。后来的阅读帮我理解,这是再次与自我建立连结,不是分裂的自我,不再用一个自己去排斥令一个自己,和谐而统一的感受使我远离了分裂的痛苦,从而安抚了情绪。

  我又再读到《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它纵观整个中国历史,尝试从里面找到中国文化的特质(ps这真是一本好书)。它对我很有启发,因为我在14岁以前都成长于这个文化中,(不记得从何处看到的心理学资料称,一个人十四岁以前的经历决定他的一生性格;还有说法是性格的80%来自基因,7岁以前的生活决定10%以上,而剩下为数不多的一点可能跟后来的经历相关。不过抱歉不能提供资料来源。)所以我必定有它的特质。而作者提到中国的文化和社会结构决定他是“二元”的,与欧美国家的文化相比较,我们总以自己在他人眼中的身份定义自己,君臣、父子、夫妻、朋友,我们的自我建立在他人的身上,我们对自己的认识来源于他人的评价,这必定是一种容易崩塌的摇摇欲坠的方式,因为你不能控制他人。我想这是我总是无法坦然面对他人眼光的原因,并且我那萦绕不去的孤独感也在于此,因为我空洞的自我总是希冀他人来填补,却又无法完全合意和长久——谁能比自己陪伴自己更久而且更契合呢?

  另一本非常棒的书是《自控力》,它来自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这是他集理论与实践一体的一本好书。我意识到让我生活一团糟的除了人际就是总也不听话的自己,所以我找到了这本书。里面每一章节的内容都很棒,告诉我们事实,纠正我们那些看似合理的想法,并告诉我们几个容易实施的方法,给我们时间去尝试去做,且这些方法已经得到他的学生检验以证明大部分有效。这是本可以切实指导人的书,我从中受益匪浅。最明显的,我半途而废了两次的极难的大三课程一门都没挂,而且还拿了一个HD和两个C。(真的,我们课很难的!)我面对未完成却很快就要交的作业、未复习可明天就要进行的考试,不再是无头脑地焦虑和惧怕失败的结果,而是关注于有限的时间我可以再做些什么,它帮我平定情绪。

  另外我要特地说的是,这本书让我意识到自己以前是多么蠢地对自己刚愎自用着(这个修辞真的没问题么?),我曾以为自己的精神无比强大,我的一切被自己所掌控,所以任何失误和脱轨都是自己的错误。但这本书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精神是受大脑掌控的,而大脑是身体的一部分,是这个物质世界的一部分,他被这个世界所影响,不良好的饮食、不足的运动、不够的日晒、糟糕的睡眠,都从根本上瓦解我的精神和意志力,因为精神产于大脑,它是一切思考的基础;而另一方面,我所以为的精神(表意识)其实只是大脑活动的很小一部分,很多在进化过程中留下的大脑工作机制(它们大多有保证我们生存的意义),在我的思想并未意识和关注的地方持续工作,以一些我们从来不了解的方式,它们甚至是不可抗不可改变的,并不是我的精神想如何就如何,因为大脑的结构和工作原理而决定。我们需要了解它们,顺应它们存在的方式来达到我们想要的目的,而非一味粗糙地强迫自己。

  所以关于自愈的第四点,这是一个长久的工作,那就是观察与思考自己的问题,并且努力去寻找答案,建立起真正的自我,一个不因外界的改变、怀疑而瓦解的自我。提出疑问,去看书,去听课,去尝试解答,去了解自己,得到独属于自己的东西;关注自己真正的欲望与渴求,去满足它,以此为动力走下去。

  我想我很难再反复了,我觉得我以后遇到任何逆境都可以走下去不再陷落于抑郁中,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得到最根本的最核心的东西,我可以与自己和谐又统一地相处,所有困境带给我的不良情绪我都可以全然接受,让它们如流水一般自然地淌过,所以我有更多的能量解决它们,而不是用于对抗负面情绪。

  因为经历过那种痛苦,明白它的可怕和难以表达,所以我更加希望我的经历可以帮助看到的人,使他们得以“自愈”。

  抑郁症是可以自发缓解的,只是缓解的时间有长有短,有的人等不到那个时间。

  抑郁症本质上是脑功能的紊乱(当然目前的科学水平还没有弄清楚具体怎样紊乱),是遗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大脑对这种紊乱是有一定自我调节能力的。环境因素(包括社会心理应激因素)作用贡献比较大的患者,相对容易在相应的因素去除之后自发缓解。

  我见过的住院病人里面首次发作的少,反复发作的多(单讨论抑郁症,虽然双相障碍也一样),而很大一部分人都有过抑郁发作-缓解-抑郁发作这样反反复复的经历,而没有治疗过,最后越来越严重才来住院。可以推测更多的情况是一直反反复复,而不知道要看病(我国精神科科普做得不好,另外病人没有自知力不认为自己病了也很常见),或者没有严重到住院的程度。

  另外,社会地位较高或者较聪明的人,反而少去治疗。可能因为自以为能挺过去,可能因为病耻感。反正有的真能挺过去,有的也就自杀了。

  PS. 我自己有过抑郁的时候,现在对一下诊断标准也确实符合重度抑郁发作,大约持续了半年。后来应激原淡了也就过去了,当时没接触精神科也没想到自己病了,反正后来也没有复发,应该就是那种社会心理因素主导的抑郁。

  医学上的抑郁症,和许多人经历过的暂时的抑郁状态是不同的,虽然后者有可能被诊断为轻度或者中度抑郁症,但是没有经历专业的医学鉴定和判断,就盲目的为自己的抑郁情况下定论是十分危险的。

  我认为,不管多少人用他们的“亲身经历”说服你:抑郁症是可以通过意志力、改变生活环境、寻求信仰、强迫自己社交、去运动、谈恋爱而自愈的。但我必须我告诉你,这些言论非常的不负责任。他们是否曾患有真正意义上的抑郁症,和你的病情严重程度是否一样,是否短暂缓解却经历复发,如果这些情况不能明确,那么他们的经历可能并不适用于你。

  我强烈建议,如果有怀疑自己患有抑郁症,并因此感受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健康受到影响。请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咨询专业的医生(我个人建议咨询正规精神科医生,国内的心理咨询行业可能不够规范)。

  ===================================================================

  抑郁症的发病原因从来都不是单一的,一时的压力、失去、外界的因素会是诱因,但是一旦已经发展成中度甚至重度,不是仅仅排除诱因可以解决的。

  举个例子:一个人长期吸烟患上肺癌,吸烟是成病的诱因,而每个人都知道既然已经患病,根本就不是现在戒烟可以解决的。为了防止恶化,戒烟很重要,但是正确的医疗干预比如药物、化疗,更是必不可少。

  那么现在,你告诉一个已经患有重度抑郁症的患者:“你不需要治疗,你放宽心,别在意,咬紧牙关挺过去,你的病就会好了。” 和告诉一个肺癌患者:“你得了肺癌,但是你不需要吃药打针做化疗,你戒了烟就会好了。” 有什么区别?

  seeing something life-changing and scary

  being diagnosed with a life-threatening condition

  抑郁症的患病有明显的家族集中性,是否有特定基因相关目前医学上还未确定。

  (因为母亲患病的原因,我对自己的患病可能性曾查询过一些相关资料得知:家系调查发现,抑郁症患者的亲属患本病的概率比一般人群的概率高出10-30倍,而且血缘关系越近发病的几率越高,关于对抑郁症所导致的自杀死亡的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研究资料表明抑郁症病人有阳性家族史者高达40%。抑郁症患者亲属中患抑郁症的概率为:一级亲属(父母、同胞、子女)为14%,二级亲属(伯、叔、姑、姨、舅、祖父母或孙子女、甥侄)为4.8%,三级亲属(堂、表兄妹)为3.6% 。虽然这只能表明抑郁症有遗传倾向性,与已确定由基因遗传的其他疾病并不相同,有抑郁症患者的家庭环境不良可能成为重要诱因)。

  许多患者都表现出了脑部功能的变化,即使可能的成因还不明确。一些精神病学家认为脑部的化学物质改变引发了抑郁症。脑部的神经传导物质 --- 包括5-羟色胺,多巴胺, 去甲肾上腺素,这些影响愉悦感的物质,在抑郁症患者脑部失去平衡。因此目前治疗抑郁的手段也往往和这些神经传导物质相关,多为5-羟色胺。为什么这些物质会失衡以及为什么引发抑郁症,至今医学上还未明确。

  (人的大脑是非常精密的,其运作原理现今医学也无法详细解释出十之一二,但是对于神经传导物质的药物干预,在治疗抑郁症的领域一直都具有可观疗效。我母亲试用过多种药物,最后证实比较有效并坚持使用的有效物质是C17H27NO2•HCl,盐酸文拉法辛,化学名称:(±)–1–[2–(二甲胺基)–1–(4–甲氧苯基)乙基]–环己醇盐酸盐。根据不同的患者可能适用不同的药物,请咨询专业的精神科医师!!!!!)

  荷尔蒙(激素)的产生和运作也会导致抑郁状态,任何的激素变化:更年期、分娩、甲状腺失衡,以及其他激素变化,都有可能导致抑郁症。

  关于产后抑郁症,妈妈们在生产后会表现出抑郁症状,即使因为激素改变导致情绪多变十分正常,产后抑郁症仍然需要得到重视,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

  因为冬季的日照时间短,许多人会在冬季感到昏睡、疲惫、对每日的生活失去兴趣,这被称为SAD季节性情绪失调(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这种情况往往会随着日照时间变长而有所好转。

  任何时候的心理创伤、巨大变化、生活压力可能诱发抑郁症,失恋、失业、经济困难、或经历严重的变故等都可能对人造成严重影响。

  PSTD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是一种在重大生活变故后的抑郁症类型,战后的士兵们常被诊断出患有此病。

  ===================================================================

  患有抑郁症的人绝不是简单的一时想不开,如果能够确诊并且情况严重,请必须严肃的对待,不要讳疾忌医,这不是不能控制无法治疗的疾病,如果得到妥善的治疗,完全可以回归正常的生活。能帮助你的人在医院里,绝不是你自己!

  算是曾经的抑郁症患者,站在自家阳台,挣扎着想跳下去,听到我妈起床上厕所的拖鞋声,想了想放弃了,坐在地上哭的非常痛苦,把父母都吵醒了,我硬撑着说没事,然后关上门继续哭。去医院看,开了很多抗抑郁、抗焦虑的药。估计我可能只有轻度-中度,然后就是靠吃药维持心情,感觉自己都吃傻了。那个时候很挣扎,觉得自己活着没意义,也不想有人来拯救我,觉得人生可以用八个字概括,结婚生子,生老病死。既然都能被概括,还有什么意思?

  但就告诉自己不能死。不断给自己各种希望,然后各种希望破灭(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中间,心理医生也看过,但觉得没什么用,一个星期的治疗,我就记住一句话,多倾诉。后来和高中班主任聊天,他说:

  。这句话支撑我很久,我强迫自己跟陌生人聊天,那个时候真的疯子一样,逮谁聊谁,估计他们也认为我是个疯子。好像那个时候把聊天的精力都用光了,现在的我有些沉默寡言。

  我觉得我可以出去走走,多运动,多做些事情,出去走时,看到开的飞快的车,也会想跑过去撞死一了百了,接纳自杀的冲动,但是我现在就在散步,我要把它做完(做当下该做的事情)。

  那个时候不知道在哪看到一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特别有感触,说不上来,如同瞬间就明悟了,然后我就把药停了。当时的想法非常简单,如果我死了,说明我不适合在这个世界生存。放手一搏,通过漫长的恢复期,已经正常了。虽然偶尔也复发,但是都可以通过自己的调节恢复。

  我觉得自愈需要求生欲望,就是那种自己催眠,我会变好,会看到一个彩色的世界,等等再死,再等等,再等等,一定会过去的。

  经常看有人说:世界是黑白的,抑郁症患者绝对都体验过,抑郁症患者的世界,真的只有黑白两种颜色。

  扯下蛋:抑郁症可以遗传的+抑郁症的人没有生产力+抑郁症很难自愈,结算通过外界帮助,走出来也很难 = 抑郁症的自杀倾向就是人类的基因,保证自身优良性传承的一种自我保护!

  如果你自己想醒过来,会有一万种方法供你选择。如果你自己不想醒,谁也救不了你,抑郁症需要自救。

  看到这个想分享一些自己的经历,一零年抑郁至今。前期无助,自杀,每天活在生活的恐惧痛苦之中。一二年的时候,我认识了男朋友。他和我是那么相像,抑郁的气质,寡欢的样子在我那个黑暗的高中时期撑起了我全部的希望,这个人在我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让我看见了光,跟他在一起的我觉得好像暂时逃离了困境。可惜好景不长,只有三个月他就因为一些事离开了,去了美国念本科。

  第一年高考结束,只学习了一个多月的我,之压了那年三本的分数线,于是我再一次投身高考,一年之后,考试四个月之前抱佛脚的我从全校倒数考到了还不错的大学。

  别惊讶,命运就是这么的奇妙,很多时候我也不曾预料到。就像我不曾预料到我的病,跟我的药。

  在这之后,本应该出现的悠闲惬意的大学校园生活并没有出现,我选择了出国,放弃了国内的机会。

  在国外的第一年,我很不适应,尤其像我这样的人,好像不应该出国,因为在那里,孤独被无限制的放大,长时间的沉默让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朋友圈子里的派对跟我看不到尽头的孤独挣扎相比简直完美,漫长的空白期让一切都可能变成最后一根稻草。

  我的自愈是在国外的第二年,在这之前高中的时候我并不想治,到了国外之后我开始有意识的吃些药,或者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发作,让自己看起来做事不那么冷漠。事情的转变在一次经济学课上,小礼堂里面上课的人很多,我坐在第一排,在下课之前系主任交代最近活动的时候,我旁边隔着几个座位的女生毫无预兆的对我笑了一下,在下课后她问我听的怎么样还有论文的时候一直是笑的,很开心,像青春片里无忧无虑的女主角,让我突然觉得不适应。从那天开始,我好像一个嗜血的病人,尝到了甜头,开始想象并且尝试着过正常人的生活。即便偶尔跟她说话的时候还是会尴尬生硬的笑,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心里开始融化的冰山。

  三个月之后,一六年的新年,我写了一些新年的愿望,努力补偿这几年因为抑郁厌食症身体的亏欠,要正能量,要变一个样子活。

  半年之后的现在,可能心情比以前好很多,身边也开始有了各样的朋友,我知道这几乎不可能完全治愈,可是我也不想它完全治愈,它给我的烙印很珍贵,我想一直记得它,我会在这之中找到平衡。还有两年前我找到了高中时期的那个人,在知道彼此的幸福依然是对方之后,我们就重新在一起了。现在他毕业了,我们很好,应该在我毕业之后会在教堂简单办个仪式。

  最后我想跟大家说,这似乎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一种病,剥夺了你所有开心的权利,如果你是这样的人,并且现在也跟我一样活在痛苦之中,我建议你听医生的话,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请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原谅他们,很多情绪身不由己。就像骨折的病人一样,是病人,你需要去照顾,才能让他痊愈。

  抑郁症自愈的标准应该是平静但心中有一片海,不是淡漠,也不是看起来充满活力。

  通过咨询医生,吃药,与朋友交流倾诉,这些可能帮到我们,但真正重要的是,必须学会自救。

  抑郁其实是了解自己的一个很好的过程,大部分人认为自己罪孽深重而陷入自责的深渊无法自拔。

  勇敢承认自己的错误,并原谅过去的自己,因为今天已是谷底,明天会比今天好一些。

  得病的时候是两年多以前,爸爸病危,还没毕业的我紧紧陪在身边,脑子里时刻崩着一根弦,一刻不敢松懈,诚惶诚恐日日夜夜。最终在他离开的时候,那根神经彻底崩溃了。

  止不住的哭,完全无法控制。止不住的感到恐怖,我的安全网也彻底遁入无形,无法安心入睡。已经数不清是多少个夜晚,睁眼到天亮。

  小时候不理解爸爸,明事之后渐渐走近气场强大的他,是那种看起来气势如虹内心却格外柔软的人。好不容易改变童年对他的成见,慢慢体会到他润物细无声的爱,潜移默化的变成我心里那座大山,却毫无预兆的崩塌了。

  我认为自己受到了诅咒,这么多年以来,一旦意识到自己爱一个男人,那么这个人都会以各种形式离开我。哪怕是向我告过白,哪怕曾经共度很美好的时间,最后都逃不开命运的诅咒。永远不能获得幸福。

  直到实在熬不过 被朋友劝去看医生,在医院看到一起诊断的病友精神失常,疯疯癫癫冲我傻笑,不由得后背一紧,担心自己找不到正确的道路最后也变成那样,越发抑郁和紧张了。

  经过无数次对自己坦白和反省,渐渐意识到无形中我在寄希望于外界,抱这种心态是错误的。

  也见过病友把抑郁症当做自己的盾牌,打造成一个噱头以此要求别人保护自己。

  别人没有义务帮助你,并不是全世界都围着你转且必须照顾你的情绪,每个人到最后只有自己。

  别人帮助你 向你施展善意,也没有其他原因,过去我会紧张兮兮怕别人另有所图,其实不过是别人人好而已。

  即使是存在契约关系的婚姻,是否维持长久也不是一个概率问题,而是靠运气。终究可以依靠的还是自己。

  改变生活环境,换个角度看问题,尝试自己以前不敢尝试或者有成见的事情,关掉手机去跑步,看一些不曾涉及的领域的书,独自去看电影和到处走走,跳出偏见的桎梏。渐渐理解不尽人意的一切。

  我把不好的经历看成一笔沉甸甸的财富,那些人离开了,在这个被迫放弃的过程,你知道自己更看重对方的哪一部分。

  好的一段关系,无论是父母子女,朋友,情侣,不是看结局是在一起还是分开。而是看彼此是不是通过这段关联更了解自己以及懂得如何爱人。

  不要想着这是一种病而把自己区别对待,就当做修炼过程中的一场感冒。有的人选择打针吃药,有的人选择自愈,终究会好。过去之后你会感谢这次感冒,因为你的免疫力又提高了。

  黑狗的故事讲得很好,我们不去逃避它,不去害怕它,选择拥抱并和它做朋友,其实就是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享受这种体验带给你的领悟,终有一天会结出强大的果实。

  曾经有一位师父问我,你自己是无明的人吗?我说不是。师父骂我,自以为是。可是,我真的是自以为是吗?我一度以为,我们所有抑郁症的人,都不是无明的人。如果我们能够沉浸在庸庸碌碌之中,只顾低头赶路,只顾着眼前的种种利益,我们是不会抑郁的,正是因为我们还有一丝觉醒的悟性,这个悟性又太少,没有能力把我们拉出迷惑,我们才会陷入抑郁,才会不断地问,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一直问一直问一直问,问到自己绝望,问到自己越来越深陷,问到自己觉得活着没有意义。

  就像抑郁让你觉得生命毫无意义一样,当你在一片虚无里,会珍惜任何可能让你觉得不那么虚幻的东西,珍惜所有让你感到so alive的事物和瞬间。让你明白对自己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你也不必急于解脱,我们最终都会离开这个世界,要担心的不是离开自己所眷恋和痴迷的一切,比如亲人、爱人、外物。而是应该问自己,这一生是否做过对他人有帮助的事情。是否充分而投入地爱过。是否内心平静、温柔而无所缺乏。

  因为提主没有写抑郁症的严重情况 我也不是专业学心理学的 所有就不妄下判断

  就说说自己的情况吧 刚从俄罗斯回国经历过一段难熬的抑郁期。我用了大概半年才走出来 期间没有求助过心理医生。所有我应该算是自愈的。我想我当时的情况可能不是很严重 也或许我要是求助心理医生 可能不需要半年就能走出来呢。

  不过那段时间根本没觉得自己生病 也不承认自己有抑郁倾向,一直心理暗示自己“你就是太矫情,太敏感”。这段时间在知乎学习看了很多专业老师写的关于抑郁症的回答,所以现在的我可以确定我那段时间抑郁倾向非常严重。

  当时就觉得生活突然没了目标,以前计划好的一切全被打乱了,开始怀疑人生 ,活着真的太累了,为什么还要活着?自己好像变得百无一用,负能量爆棚 太多问题想不通又总是钻牛角尖, 人变得极其敏感 就觉得自己掉进了无限的恶性循环里 一片黑暗看不到一点光明,特别绝望。

  我工作不和家人在一个城市 在新的环境了也没有朋友,也没有什么倾诉渠道 所有情绪只能自己消化,其实我也不建议和朋友倾诉 我i试过打电话跟他们聊,结果他们根本不会理解你(这会让我更郁闷)然后在他们眼里你还变成了个不知足的怨妇。

  那段时间我非常深刻的体会到一句至理名言“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觉悟后我开始慢慢改变自己的生活模式 然后一点一点好起来了

  2把工作和生活明确分开 工作上的是不带回家里。工作节奏很快 所以下班后的时间更该让自己慢下了好好享受生活。

  3周末早起公园跑步,可以看到很多正能量的画面 ,主动和晨练的大爷 大妈聊天也是一件可以反思自己 很受益的事情

  4写日记,想到什么写什么 无所顾忌的,这是一个好的倾诉窗口(以后看到你会觉得当时的自己实在是傻的可爱)

  6自己准备食材做饭(好好取悦自己 给自己做健康又好吃的食物,也可以请朋友来吃,做完之后很有成就感)

  7逛街 给自己买些自己喜欢的小东西 多出去走走 见见人 见见太阳,心情也会好很多

  8给好友或亲人打电话 听他们讲话就好 不要抱怨对他们你现在的生活 他们不会理解你的

  轻微抑郁我觉得可以自愈,严重的话还是强烈建议看专业心理医生。抑郁还是非常可怕的 分分钟都会有自杀的念头。

  突然有一天,脑袋里的发条松了,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在乎了。离开了原地,无知的到了今天。活着也比想象中容易

  为什么会这样?我开始思索,是记错了加油时间?还是新加的油品问题?是新的路段过于耗油?再或难道是这辆车除了什么毛病或者到了保养维修的年纪?

  然后他抓抓脑袋说,您这车变速箱磨损严重,离合还能凑合用几天,发动机油路堵塞,平时自加的心灵机油烧的厉害,进气儿滤芯得换,汽缸许多磨损,这么下去很快会拖缸报废……但最主要的似乎是……车主的许多驾驶习惯不太好

  之后,老F在我的车箱盖子里捣鼓了一会儿,又从嘴里揪出一块嚼了很久的口香糖,对准我车油箱的底部贴了上去,又帮我加了半箱新的95#。对我说,你有急事先走,办完回来自己搞不定的话来找我。

  能。记得当时睡得很轻有轻微的动静就睡不着了,还有醒的特别早,一醒来就感觉心里睹的不行,还躺在床上不愿意动。还有就是脑子里一出现轻生的想法就赶紧转移注意力,万不敢一直往下想。后来我妈知道了我的情况,每次我醒来后都会去大号,也拉不出东西,每次我妈都会醒来。醒来就带我出去打羽毛球,不让我在床上躺着,然后就带回老家,出去旅游,让我的生活丰富起来,尽量不让我脑子单独行动。虽然我当时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动力,但在妈我妈的强迫下还是都从了。抑郁症持续了有三个月吧,慢慢的饭吃下去了,睡觉也慢慢好了。想想那段时光都后怕。我爱妈妈

  抑郁症其实是人体终极保护系统人天生有保护机制,当头脑被严重入侵,不再保护自己,当自我在精神层面快被杀死时,就会产生抑郁症,停止一切行动,被外界入侵的头脑失去指挥权无法指挥身体,只有将入侵者赶出头脑,建立自我,才能解除紧急状态。

  能,但我觉得应该只限于轻度的。我在08年得过半年的抑郁症,后来自愈了。08年我上高三,参加完“百天誓师”之后,我就得了抑郁症,等9月份上大学的时候,抑郁症就痊愈了。现在想想抑郁症真的和其他病症一样,也是一样“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那时我学习成绩很好也很稳定,也说不上有什么确切的原因就得了抑郁症。我家在农村,周围也没有类似病症的例子,父母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一下子就“装病”倒了。那时候我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这些,就连自己都怀疑自己是装病。直到后来好了我才慢慢怀疑自己那时确实是抑郁症,然后再看现在大家讲述自己的病症,和我当时的一模一样,有很强的无力感,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致和热情,就连吃饭都懒得吃,只是知道我必须吃饭所以才吃。当时的感觉一直是飘飘的,好像自己的灵魂已经跑出肉体一样。但我当时没有自杀倾向。自从得病之后,我就开始辗转于学校和家之间,最开始的时候一到晚上放学我就非要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接我回家,就是不想在学校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后来越来越严重,就开始在家休息。当时别人都在学校热火朝天的奋战,我自己却每天都在家看电视剧,记得当时演的一个电视剧叫《五号特工组》,我看了不下四五遍。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经历和感觉,真的是挺痛苦的。那时从来没听过抑郁症这种病,自己也觉得能描述出的病症根本就不像病。所以在医院一直按血压低和头痛治的,所以一直都没有效果。当时得病的时候,我自己头脑是很清醒的。当时自己也很着急去学校学习,但又觉得根本就迈不开腿,我觉得如果没有人管我,我连自己的床都走不下去。我妈和我爸当时特别着急,我之前一直是那种从不要爸妈操心的孩子。但得病的时候天天和我妈吵架。我妈也因为我得了心脏病,我爸是个特别乐观的人,但我病症比较重的那三个月从170斤瘦到了120斤,他们也因为无心打理生意赔了很多钱。但我爸妈从来没有放弃过我,那时他们给了我最深的爱。现在想想,我后来的自愈,真的要感谢爸妈、亲戚、老师、同学和我自己。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我妈摸着我的头说“宁宁,睡吧”的时候我就特别有安全感,我每次和我妈吵架谈到高考的问题的时候,我妈都会说“我们宁宁永远是最棒的”。当时的老师和同学也特别照顾我,陪我吃饭,看着我睡觉。当时自己也特别清楚地知道,自己一定要参加高考。后来高考当天,真的可以用“头痛欲裂”四个字来形容。但我当时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沉着、冷静,就这样我顶着严重的头痛坚持完了两天四科的考试。后来,我妈才告诉我,当时她一直在考场外等着我,就怕我晕倒,被别人从考场里抬出来。还好,我还算争气。最后考完之后,感觉还可以,也就不想多想了,开始在家等消息。最后超了二本线二十多分,成绩也还算可以,总算上了本科。当时心情什么的都没有完全恢复,即便是成绩不理想也不能考虑去复读了,因为连我自己都害怕压力大自己问题再更加严重了。我也是很要强的人,但考完之后也就慢慢放开了。现在想想,可能最不愿意回想08年春天的人应该是我妈,我真的无法想象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能那样支撑她。我现在很爱她,基本我一有时间就会陪着她,我俩现在从来不吵架。

  所以,我认为,轻度抑郁症是可以自愈的,但真的需要走很多弯路,这个过程代价还是很大的。家人的关心、理解和支持,永不放弃的支持真的是最重要的。自己的理智,“求生欲”真的也很重要,只要你有一丝清醒和理智,就永远不要放弃自己。抑郁症和普通感冒真的都是一样的“病”。需要正确认识、对待和治疗。得了抑郁症真的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就像你的身体机能出现了毛病一样,只是它比较特殊,不能像别的病一样被人熟知和治疗。如果你正在被这样的病症折磨,真的,请你不要放弃自己。不管是轻度还是重度,最需要的就是正视它,然后积极正确治疗。就像感冒一样,可能你觉得自己能挺过去,但喝个感冒冲剂,打个针会好的更快,不是么?

  从痊愈到现在整整六年了,我真的想说,由于种种原因,我现在没有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没有和自己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但我真的觉得生活如此美好,我从心底爱我自己。

  有些患者是可以达到自愈的,但也很可能再度复发。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部公益视频中,把抑郁症形容为一条黑狗,从被它困扰,到熟悉它一同和谐生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观看《我有一条黑狗,它叫抑郁症》。目前我们对抑郁症的起因发病还没有完全了解,一般知道它有生理心理及异常共同因素引起。以下几点是对治愈抑郁症有帮助的:

  (1)运动。运动可以促进分泌多巴胺,多巴胺对应注意力、积极性、愉悦和奖赏机制,同时也与患者对生活的兴趣有关。

  (2)补充营养。抑郁伤感催生营养不良,营养不良又加剧抑郁伤感。缺乏色氨酸是诱发抑郁症的重要原因,所以多补充富含色氨酸的食物。花豆、黑大豆、南瓜子仁、鱼片等。缺镁,香蕉、葡萄、苹果、橙子能给人带来轻松愉悦的感觉。浓浓的鸡汤含有多种游离氨基酸,所以鸡汤能平衡身体的需要,提高大脑中的多巴胺和肾上腺素,使人体充满活力和激情,克服悲观厌世的情绪。

  (3)从心理发病机制来说,抑郁是潜意识深度的哀伤无法表达。所以多抒发情绪,例如自由书写、绘画、有人倾听都是有帮助的。心理咨询是个很好的途径。

  目前三级甲等医院都设有心身科,医生会根据情况开具药物和建议。对于中度及以上的抑郁症患者,是建议服用药物的,药物可以比较快速的作用神经系统,减少痛苦,促进睡眠。服用抗抑郁药物初期会有一定的副作用,一般坚持服用一个月左右会自行缓解。轻度抑郁症来访者、抑郁情绪的来访者,以及在服用药物的来访者,都建议同时进行一定时间的心理咨询。药物的作用是直接作用于神经系统的,并没有改变人的情绪根源,比较容易复发。

  选择心理咨询师时最好选择比较有经验的咨询师,比如可以考察咨询师的学历背景、二级证书、个案小时数、督导经历、个人体验经历、长程的培训经历等。同时,不同的咨询师会擅长不同的咨询方向,一般来说做神经症(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的咨询师会主要研究这一方向,也有一些咨询师主要擅长婚姻情感、亲子关系、职业规划、青少年问题等,选择咨询师时,要考察咨询师在神经症(或情绪问题)方面的咨询经验。

  我是中重度抑郁症,半年了,从中度加重到中重度。中重度和重度抑郁症的区别是,后者已经无法正常的社交,大脑处于半停滞状态,而且已经有沟通障碍。

  我在最严重的五、六月,还伴随有中度焦虑症。刚开始,医生给我开的百忧解,让我连续至少吃半年,才会有效果。在此期间,还要服用很多助睡眠、减缓压力抗焦虑的药物,至少吃三个月。

  但是这位医生的药,我吃了每天都昏昏欲睡,有一次,而且浑身无力。我连续四天躺在床上,这四天只做了这么几件事----睡觉、发呆、给手机充电、上厕所、叫外卖…

  后来,我换了一位医生的药,把百忧解停掉了,换成了怡诺思和另外一种催眠药物。但是,我吃怡诺思副作用很大,第二天就胃痛恶心,而另外一种催眠药,他只对服用后的半小时起效果,我吃了一个礼拜,就有了依赖性,不吃药根本就睡不着。

  其实另一种催眠药对身体伤害也很大,因为抑郁症病人有自杀倾向,所以医生不会选择安定等大剂量服用会致死的药物。而催眠药,副作用要比安定大得多。

  也许是因为那段时间服药的经历,让我对药物治疗有了厌倦,因为我觉得,就算有一天我抑郁症好了,那么我也会被副作用折腾的只剩下半条命。

  所以,我决定把药物都停掉。当时我想,让我自愈吧,不吃药了,如果无法自愈,大不了犯病了跳楼。

  我换了两位心理医生,第一位医生是在三甲医院坐诊,但是我每次进去都很紧张,因为…他身边的女助理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作为一个极度自卑和缺少自信的抑郁症患者,我每次看到他就很自卑和紧张。

  后来换了另一位心理医生,但是感觉她总是给我指引,让我说出自己的困惑,而从不给我提任何建议。虽然这样的方式对大部分抑郁症患者来说比较nice,但是我伴随着焦虑症,对这样不给任何结论和建议的交流很反感。

  但是,我在放弃治疗后的二十几天,就自愈了,之所以这样幸运,是因为一段特殊的经历。也许,这就是佛教里所说的三世因果,轮回不虚吧,有的人在这一世遇到你,冥冥之中就是来渡你。

  在我抑郁症最严重的那几天,我已经连续四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这几天一个人也没有见,不是懒,而是恐惧。

  后来,一位学妹约我去吃饭,他说,想介绍一位朋友认识,他是一位摄影师,之前曾多次跟着公益团队去支教。刚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那几天状态很差,真的不想见任何人。

  但是那位学妹和我关系很好,那位摄影师,我们之间也有很多共同的朋友,有很多朋友都是一起共患难的,大家也会经常提起他,说他的照片很漂亮。

  见到以后,我们吃了一顿饭,原来他在美国东北的一所学校读硕士,每年才回来一次。刚好这一次,是因为要回国办事情,所以正好有机会一起吃个饭。

  和他交流很舒服,相见恨晚。回到家,我告诉一位闺蜜,见到他以后,我感觉自己整个天空都亮了。

  从那天以后,我就很想去美国。七月底,我的抑郁症痊愈了,八月初,我开始工作,每天要见很多客户,但是已经不会再紧张了。

  其实,在我抑郁症最严重的那段时间,我曾在梦里频繁梦到美国,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每一次醒来,梦中的场景都那么清晰,而这一个国家,之前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曾在今年年初,梦到自己乘坐火车通往新疆。车厢里的维吾尔大叔很友好,我很开心。醒来以后,觉得很荒谬,因为我从未想过去新疆旅游,而且,即使要去旅游,也不会是一个人,新疆,也不是首选吧。

  但是,今年五月份,我辞职开始了环中国旅行,一个人从上海出发,新疆成了我环游的终点站。

本文链接:http://dalezaragoza.com/dongjingduotai/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