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彩库宝典 > 动多态 >

【世界动植物保护日】触目惊心!海洋在2048年将会被掏空?

归档日期:04-17       文本归类:动多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3年12月20日,联合国大会第六十八届会议决定宣布3月3日为世界野生动植物日。世界野生动植物日给我们一个机会赞美美丽多样的野生动植物,也让我们更加了解自然环境保护给人类带来的各种好处,提高人们对世界野生动植物的认识。同时,该国际日也提醒我们,加大打击野生动植物犯罪迫在眉睫。我们的行动会产生广泛的经济、环境和社会影响。

  2017年--“聆听青年人的声音”,呼吁青年人重视和参与解决野生动植物保护问题,共建更美好的明天。

  我国是全球最大渔业国,海洋捕捞量占世界总量的18%,2016年近海捕捞总量达1328万吨,远高于渔业专家建议的800-900万吨最大可捕量。

  自2003年起,我国近海90%以上的水域几乎无鱼可捕。近二三十年的过度捕捞下,海洋的自然生态轮回早已扭曲,能捕的野生大鱼愈来愈少,只有量多态小的“垃圾鱼”。

  渔民们只能退回海岸,做起人工水产生意。作为第一水产养殖大国(占世界总量60%以上),中国每年要消耗近700万吨的近海养殖资源。

  一公斤大黄鱼一生就要消耗7.15公斤鱼虾饲料,包括39种鱼,超过4000条鱼虾。单此鱼一种,每年饲养就要消耗至少40万吨的幼杂鱼;市场上买一公斤虾,背后就可能潜藏着10公斤热带海洋生物的牺牲。

  传统海产消费地多集中在发达国家或地区(美国、欧盟、日本),现已加入了以中国为首的发展大国,自身的近海水域的渔业资源已远不能满足国内消费需求,进而依靠大量的海产进口。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项目总监胡涛认为:面对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迅速崛起的中产阶级,可以预见,如果不加抑制,未来诸如蓝鳍金枪鱼的消费量一定巨大,很可能超过日本。

  纪录片《Cowspiracy》作了一个比喻,想象底拖网横扫的不是海底,而是广阔的非洲草原……

  底拖网(bottom trawling)贴海底拖行,又叫“海洋推土机”,有些大型捕捞船用的网具长约2500米,深可达300米。深海海床水流与气温偏低,生态系统稳定自然,一旦遇上底拖网,后果可想而知。仅美国佛罗里达州和新西兰,97%至99%的深海珊瑚已被底拖网破坏。

  围网(purse seine nets)网孔极小,微小的虾米和幼年鱼仔亦不能幸免。有的张开面积相当于60个足球场,深度相当于十几层的高楼。

  无特定目标,“一网打尽”的混捕(bycatch)致使每年有逾百万只鲨鱼,超3万头鲸豚,1万只信天翁,1万5千头濒危海龟等惨遭捕杀;大约有2700万吨的生物会被丢弃(90%甚至都会被遗弃,只留下10%以供食用)。

  因为遭受了气压骤变和网中的挤压,鱼儿体内的器官已经破裂或飞脱,重回海洋意味着痛苦等死或者被吃掉。

  粮农组织:“全球80%的渔业资源处于超负荷消耗状态,几近崩溃边缘;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将近90%的海洋鱼类资源(如鲨鱼,旗鱼,金枪鱼)数量骤减(过度捕捞导致了全世界1/4渔业已经崩溃)。”

  过去50年,全球海洋近一半的鱼消失了。全球90%的大型鱼类濒临绝迹。包括我们熟知的鲨鱼、大比目鱼、金枪鱼(俗称吞拿鱼)、石斑鱼,而它们又都是海洋生态系统顶端的捕食者。

  印度洋克洛泽群岛,爱德华王子群岛和马里恩岛一带的小鳞犬牙南极鱼(通常叫智利鲈鱼),因为被大肆捕捞,仅仅在两年内就宣告灭绝。

  地中海区的金枪鱼种群数量只有原先的6%,除了用来制作鱼罐头的小型青干金枪鱼和黑鳍金枪鱼外,大型种群全线告急。

  金枪渔业的机械化程度和捕获效率很高。上世纪90年代起出现的围网捕捞,一次性能够围拢3000条金枪鱼,相当于传统作业一个月的成果。

  目前,白鳍金枪鱼已为易危物种,条纹金枪鱼则是濒危物种,蓝鳍金枪鱼面临灭顶之灾,储量几乎不可能修复,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黄鳍金枪鱼平均体重小于10公斤,多是来不及长大就被捕获。金枪鱼处于海洋食物链最高级,一旦骤减甚至灭绝,整个海洋生物链将崩垮。

  为警醒,联合国大会将每年的5月2日定为世界金枪鱼日(World Tuna Day)。

  资源衰竭现实下却仍繁荣兴盛的海产业,背后是庞大的市场需求。然而,餐桌上的海鲜真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营养丰富,健康生态吗?

  全球每年产生3亿吨塑料,约10%进入海洋。到2025年,海洋中塑料和鱼类数量将达到1:3,到2050年,海中塑料垃圾总重量可能超过鱼类。

  这些直径小于5毫米的微小纤维如同海绵一般,吸收各种污染物,因为无法被过滤,最终汇集到海洋中。因为不可降解,它们还会留存在鱼儿的消化系统内,干扰内分泌,产生神经毒素,长久下来可能进一步构成致癌物质。

  事实上,我们自认为健康的食物链变成了“倾倒的垃圾,进入海洋生态后,会被鱼类吸收,最后会以另外的方式回到餐桌上”的恶性循环。

  全球有大约350艘渔船,其中占比1.7%的巨型工业渔船,每年就捕获了60%的量。

  除了正常作业,还有太多太多我们看不到的非法捕捞(全球海产品至少20%是非法捕捞所得,渔获总量约为1100至2500万公吨)。

  全球总捕捞量在90年代中期达到顶峰,为1亿3000万吨(130 million),但之后整体呈现下降趋势。这并非是由于各国家放缓或是减少了消耗,恰恰是由于过度捕捞造成的鱼种灭绝,资源枯竭使得人们“无鱼可捕。”

  不仅如此,气候变暖(2016年,大堡礁近1/4的珊瑚因为温度上升和海水酸化死亡)也会进一步恶化海洋生态。而肇因本身,也和当今捕捞开采难脱干系。

  盲目扩大的海产养殖,远洋捕捞给海洋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而渔业资源一旦枯竭,那些出口地的发展中国家地区的贫困亦会加剧。

  一条美味的大黄鱼、一碗海参、一盘金枪鱼肉......或许,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样健康;食材的来源,远比我们印象中的要复杂,背后都是环环相扣的因果链条。

  世界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万物共生方能生生不息。我们不希望,线年,海中再无鱼,全是人类的垃圾。

本文链接:http://dalezaragoza.com/dongduotai/15.html